首 页关于我们产品介绍防伪技术解决方案成功案例防伪纪实法律法规客服专区曝光打假联系我们

虚假宣传、私教评级不清晰 健身行业如何健康发展?

信息来源:http://www.xinhuanet.com/fortune/2018-11/22/c_1123751271.htm

有最新消息称,中国最大的连锁健身房之一威尔士健身被LVMH旗下基金收购,此次交易约30亿元,涉及威尔士约150家门店。业内人士认为,此次威尔士被收购,意味着威尔士从管理到销售团队到教练都会进行大变革,对国内健身房行业会有不小的影响。

虚假宣传困扰消费者

现代生活,健身已经成为流行的生活方式。健步走、跑步、练器械……随着居民健身意识越来越强,健身房数量也越来越多。

“游泳健身了解一下?”地铁口、马路边、商场里,这句话随时随地可以听到,一度成为火爆的网络用语。公开数据显示,我国健身房数量这些年一直增长迅速,从2010年近3300家增至2017年的5000多家,预计2018年我国健身房数量将达到5800多家。除了大型专业的健身房越开越多,特色的健身工作室也如雨后春笋一般,预计会员人数有望进一步突破1000万人。

记者在北京市朝阳区一居民区附近的健身房里看到,几乎从周一到周日,健身房里都有会员们挥汗的身影。“除了节日放假,会员来得少一些,平时上私教课都要提前预约。”私教杨先生告诉记者,该健身房属于连锁,目前在北京有50家,“由于价格比其他健身房低些,来办卡的会员一直很多,健身房发展势头较好。”

但在走访中,记者了解到,一些会员对这家健身房意见不少,在某评价网站里差评也颇多。“之前发生过会员建立微信群维权的事儿,好像是因为多次更换教练的原因。”每天来健身房“打卡”的张阿姨说,自己只来走路和游泳,从不买私教课,因为“教练流动性太大了,卖私教课的时候说得天花乱坠,业绩做完就换人,然后新教练又要拼命向你兜售课程”。

在北京做过多年健身房行业的鲍涛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开健身房成本低,回钱快,所以健身房连锁品牌发展迅速。“开业投入最大的就是房租和器械,只要宣传做得好,开业以后一个月就能回本。”鲍涛透露。

而为了快速回笼成本,搞虚假宣传也已经成为健身房业内潜规则,销售人员也会不断拉拢新会员或者推销私教课。北京市民段先生就有过被健身房“忽悠”的经历,在东直门某健身房,办卡的时候销售带段先生去看了泳池,“恒温,水质干净。结果办完卡了他们告知泳池维护不能使用,维护了三个月还没维护好,这不是骗人吗?”段先生与健身房经理大吵一架后,只能选择低价将健身卡转出。

另外,健身房销售与消费者签署的服务合同也有许多漏洞和霸王条款,一旦发生纠纷,消费者才发觉维权无路。

看不懂的私教资格和评级

调查显示,除了增强体质这个共同的原因外,70后、80后重视通过科学系统的运动健身在缓解压力的同时有效预防运动损伤,而85后则重视通过高效的运动内容设计达到塑身修形的效果,90后则将运动作为社交的重要一环,喜欢通过晒运动照、晒运动成果在社交网络中塑造自身健康形象。

这也意味着,健身爱好者对于个性化体验的要求将越来越多,提供一对一训练的私人教练将越来越受欢迎。

然而,健身房越开越多,教练缺口也越来越大,健身教练的资格和评级却让消费者看不明白。

“有的是体校毕业生,有的是退伍军人,还有一些是健身爱好者自己考证上岗的。”鲍涛告诉记者,正规健身房的教练都有资格证,但资格证的水分却比较大。记者在搜索引擎里输入“健身培训”便看到大量专门的培训学校广告,几乎都打着“零基础私人教练培训基地”的旗号,一些精品私人教练培训课程仅需20天即可“持证上岗”。

据国家体育总局发布的《健身教练职业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在健身房中从事健身教练的人群中,只有42%是来自体育专业毕业生,大部分的人只是经过1~3个月的培训取得相关职业证书。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即使是连锁健身房,私教的评级也没有行业标准,一般是健身房自己定级。鲍涛介绍,健身房的盈利主要来自于会员卡和私教课,而教练授课之余,卖课更像是主业。张阿姨说自己健身的会所里一做活动,私教都无心教课,“给自己的学员狂发信息喊他们买课,销售任务很重的。”

记者咨询私教价格,一位教练告诉记者,按课时分为220、260、300元的档次,但如何分级,消费者无从得知,“当然越贵越好,说明教练资格老,更专业。”一位在健身房被换过9位私教课教练的消费者曹小姐透露,自己买的是260元的课,活动价格240元,教练走后健身房给她换了新来的教练,后来得知该教练为初级,课时180元一节。“白白多花钱,却没享受到应有的待遇。”曹小姐愤愤不平。

有迹象显示,私教领域的培训水准提高似乎迫在眉睫。已经有不少健身专业人才开始接受运动疗法和运动科学的正规教育,职业证书也变成必备要求。

健身行业如何健康发展

自2009年10月1日国务院《全民健身条例》开始实施,并将每年8月8日定为全民健身日以来,健身逐渐成为人们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2年~2017年我国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不断上升,2017年全国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达到5.5亿人,占全国人口的比重达41.3%左右,庞大的健身人口为健身行业带来巨大的需求。2017年我国健身产业总产值约为1500亿元,近6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7.7%。

但与此同时,不同类型消费者共同面临休闲时间短的困境。我国国民日均休闲时间为2.55个小时左右,不足发达国家一半。休闲时间的缺乏意味着选择运动种类的余地偏少,而球类运动对于时间和同伴的要求苛刻,商业健身“随到随练”的运动模式更适合目前城市紧凑的生活状态。

除了时间成本外,国内健身办卡成本也相对较高。商业健身房基本以年卡销售作为主要收入来源,年卡价格基本在5000元左右,相对于发达国家健身人均消费占其人均收入水平不到1%而言,在健身房健身在国内依旧是件相对“奢侈”的事情,基本上以都市白领为主。尤其是目前国内健身房盈利模式单一,主流健身房皆采取年卡+私教模式,面向客户群体多为一二线城市高收入阶层,提供服务内容同质化较为严重。

种种问题,也导致健身市场经营中的推销员售卡拿提成、无照经营、健身房老板圈钱跑路等乱象频频发生,不但让消费者的权益受损,也给健身行业的健康发展留下隐患。

业内人士认为,在行业升温背后,盈利模式过于单一、产品同质化现象突出、市场相对分散、专业教练水平参差不齐等问题制约着行业发展,但整个行业依旧看好,健身市场正在经历“成长中的烦恼”。

“走进健身房就是在消费,所以消费者首先要树立正确的消费观,要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消费方式。”对于健身房及整个行业中经常出现的问题,京衡律师事务所律师余超说,由于近年来健身行业的快速发展,经营者片面追求商业利益的行为屡见不鲜。健身房老板跑路、健身教练素质不高且更换频繁、会员在负重时因操作不慎而危及人身安全……这些问题,其实都能依靠消费者在办理会员卡时签署合同而解决。只要消费者养成良好消费习惯和增强维权意识,就会促进整个行业向正规化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