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关于我们产品介绍防伪技术解决方案成功案例防伪纪实法律法规客服专区曝光打假联系我们

眼见未必为实!小视频成谣言传播新渠道

信息来源:http://it.people.com.cn/n1/2018/1120/c1009-30409821.html

时下,火爆的小视频吸引了很多受众,但也成为谣言传播的新渠道。一些小视频谣言更是引发公众恐慌,而且辟谣难度大。你遇到过小视频谣言吗?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6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7.7%的受访者在网上遇到过小视频谣言,受访者认为小视频谣言在明星八卦(54.7%)、生活健康(43.4%)和社会安全(38.2%)等领域较多。减少视频谣言的传播,59.6%的受访者建议依法处理违规行为,决不姑息,51.5%的受访者建议引导自媒体加强自我管理。

87.7%受访者遇到过小视频谣言

辽宁某高校研一学生姜桦(化名)平时只是偶尔看看小视频,“但我这样低频率地看,也还是见到过一些谣言,一般这类视频标题都很耸人听闻,比如‘惊!你还在……吗’等等”。

调查中,87.7%的受访者称自己在网上遇到过小视频谣言,其中25.8%的受访者遇到过很多。

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苏俊斌指出,谣言有两个因素,议题重要性和信息的模糊性,比如一些突发事件,如果信息来源不够充分或者没有权威信息源的披露,就会造成谣言流传的空间。视频谣言的特殊性就是“眼见为实”,对观众更有误导性,人们可能无法识别视频是否被剪辑过。

调查中,受访者认为小视频谣言在明星八卦(54.7%)、生活健康(43.4%)和社会安全(38.2%)等领域较多,其他还有:食品药品(36.5%)、科技成果(34.4%)、历史政治(20.2%)、房产股市(19.4%)、公共政策(15.9%)、金融财经(12.8%)、国防军事(12.3%)、体育赛事(10.0%)和国际新闻(7.4%)等。

“我比较喜欢研究做菜和化妆品,看这两方面的视频比较多。”姜桦觉得她常看的小视频中有很多护肤谣言,“比如一些小视频介绍哪些平价化妆品可以去除黑头,但实际上它们会对皮肤造成更大的伤害”。

调查中,受访者指出最常见的小视频谣言类型是夸大其词型(56.6%)和断章取义型(55.9%),其他还有:拼凑剪接型(41.5%)、半真半假型(35.6%)、凭空杜撰型(34.5%)、假戏真做型(23.0%)、刻意暗示型(18.7%)、逻辑诡辩型(11.9%)、记忆偏差型(6.2%)等。

“一些视频拍摄者黔驴技穷又想要点击率,就把自己没用过的护肤方法直接传上网。大部分时候这些小视频找不到最初发布者,因为已经被转发好多次了。”姜桦说。

苏俊斌指出,人们最关注人身安全的议题,比如自然灾害。大家认为眼见为实,媒体素养不够高的普通受众容易认为视频是真的。

与传统谣言传播方式相比,小视频谣言更难辟谣,55.5%的受访者认为原因在于人们总觉得眼见为实,倾向相信小视频,55.1%的受访者觉得小视频视觉冲击大,更具蛊惑力,48.3%的受访者认为小视频传播速度更快。受访者认为小视频谣言难辟谣的其他原因还有:平台相对封闭,是小圈子传播(34.5%),传播范围更广(34.1%),传播源头匿名(19.8%)以及社交媒体时代用户群体更复杂和更多样化(15.7%)等。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匡文波认为,互联网平台小视频谣言不罕见。“透明度越低、与人们生活越密切的领域,越容易出现谣言,包括小视频谣言。人们觉得眼见为实,所以辟谣更难”。

59.6%受访者建议对违规者决不姑息

调查中,73.8%的受访者指出小视频谣言误导民众,混淆视听,59.2%的受访者觉得小视频谣言扰乱了社会秩序,47.7%的受访者认为它不利于事件真相的说明,30.9%的受访者觉得小视频谣言会低成本地重创某些企业或产业。

姜桦说,一些偏方很伤皮肤,后期修复更难,“有很多年轻的女孩子,比如初中生、高中生,没有辨别能力就盲目跟风”。

减少视频谣言的传播,59.6%的受访者建议依法处理违规行为,决不姑息,51.5%的受访者建议引导自媒体加强自我管理,45.6%的受访者建议建立相应的科学辟谣机制,39.7%的受访者建议加强对自媒体平台的信息监管,37.6%的受访者建议让辟谣的声音精准覆盖谣言抵达人群,27.1%的受访者建议提高政府公信力,23.2%的受访者建议媒体加强责任意识推动社会共识的形成,16.9%的受访者建议落实自媒体实名制。

北京某高校大二学生杨筝认为,首先,小视频平台应该提高门槛,比如身份实名,这样查起来也有据可依。可以对转发的人有一定的惩罚机制,让大家对自己的言行负责。视频浏览者也应该提高辨别能力,对于不明出处的视频不要轻信。

姜桦认为,小视频平台的低门槛环境很难改变,因为全民参与才是这些小视频的最大卖点。所以最主要的还是受众提高自己的辨别能力,多去一些官网和权威网站查一查,这样才不会被谣言轻易蛊惑。

苏俊斌认为,减少小视频谣言的传播,要做好社会治理,不要让谣言有滋生的空间。谣言是一种古老的传播形式。对待谣言反应不能过激,如果受众处于明显的情绪激动中,就不要去主动辟谣,主要还是疏导。从技术手段来看,应该要发展对视频自动识别的算法。

参与本次调查的受访者中,00后占1.8%,90后占27.8%,80后占53.3%,70后占11.9%,60后占4.6%。